职工艺苑
首页>企业文化>职工艺苑
无 题
来源:本站       作者:班华席时间:2019-01-18

又准备过年了。本想在带上父母异地过一个新年,因为每次回家,都是相当折腾。交通、生活条件的限制,有诸多不便。但,不管如何劝说,父亲母亲说什么也不肯。如果是在两年前,每逢节日,两老总会在家里忙前忙后,还没等到我们放假,就早早地电话期盼,守望着我们这些子女的归来,我们一回到家,丰盛的年饭已经在欢迎我们的到来。但自两年前两老都分别得了一场大病之后,家里似乎没了往日的年味,大大小小都在等着我们到了才去张罗,想起这些,想起渐渐年迈的二老,我决定今年还是要回老家过年。

我们屯里就四十多户人家,都是本家人,因地理条件限制,大多都是每四五家为单位,分别居住在一个独立的半山腰。每年春节将近,不管是在天南的还是在地北的在外打拼讨生活的兄弟姐妹,或是拖家带口或是结伴而行相继回来,一时间寂静的山村便沸腾了起来。

杀年猪是一个很有趣的环节,轮到哪家了,那家就得早早准备好烫猪毛的热水,等水烧开了就叫上本屯或本族的青壮年男人过来抓猪、宰猪、烫猪毛、开肠破肚、清除内脏、切割。一头活猪用不多久便被大解八块,分类存放。

接下来就要做活血了。在我的老家,杀年猪时如果吃不上活血,那这头猪算是白杀了。其实做活血并不难,当被杀的猪开始流出鲜血的那一刻,用事先准备好的已放上足够食盐的小盆接下来,然后用筷子不停地在血盆里搅拌,待被杀的猪断了气,找地方将血盆放好。取出内脏后就有了做活血的配料,用猪肺、猪黄喉、隔山肉等切碎,配上大蒜等佐件炒熟,根据吃活血的人数将这些配料分装在小碗里,然后将杀猪时已准备好留做活血的猪血分别放到已装上配料的小碗里,用70度左右的热水将猪血和配料搅匀,放上几分钟,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活血便做好了。等敬过了祖宗,一碗碗递给了长辈和送到行动不便的长辈家中之后,大家便可以品尝,有的吃一碗足矣,有的则吃了两碗之后还想来一碗。

猪杀好了,活血吃过了,主人家自然还要煮一餐象模象样的饭请屯里的人一起吃。刚杀下来的年猪要挑最好的肉和部分内脏同一锅煮熟,然后按屯里有可能来吃饭的人数,分为若干桌。等准备工作做好了,再派一个人挨家挨户上门请在家的人来就餐。就象办酒席,大家开怀畅饮,不醉不归。当然,这中间是少不了要划拳猜码的,没有一两个人走得东倒西歪不算东家有本事,所以东家事先必须准备足够的酒水,就算是滴酒不沾的人也要给客人留着。

等家家都杀过年猪之后,除夕也就到了。说到除夕,不得不说一说年夜饭,由于厨艺不同,各家弄出的菜谱那是千差万别的,当然,煮一条白切鸡,炖上一锅猪脚,煎上一碟油包肝,蒸上一大碗扣肉,包一笼三角豆腐镶,这些都是家家都会做到的。等饭菜弄好了,把家里的长辈请到上座坐好,点一柱高香、放一挂鞭炮,晚宴就开始了。这一餐饭可以说是一年中吃得时间最长的一餐,一般要从下午五、六点吃到晚上八点。待酒足饭饱之后一家人便围坐在火灶旁或火炉边观赏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当然,还有一些能喝的人还要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推杯换盏,热闹的山村进入了一个不眠之夜。


除夕之夜,火是不能灭的,必须不断添加柴火或木炭;香是不能熄的,必须经常更新;灯是不能暗的,除了电灯,神龛上还要点上两枝几天不灭的大蜡烛。夜深了,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大家都在守望着零点钟声的到来,半夜十一点半以后,心急的人就已把各式烟花拿到楼顶上放好,或是点上一挂小鞭炮迷惑他人。等零点钟声敲过,家家户户的楼顶上便鞭炮齐鸣,烟花四射。烟花的光芒映红了夜空,那种场景真个是惊天地泣鬼神。这些年,老百姓手上多了几个钱,过年放的烟花炮竹也越来越多了,在我的家乡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放烟花还要暗中来个大比拼,看看哪个屯放的最多,哪个屯放的时间最久,所以,迎新春所放的烟花堪以县城相媲美,喷花类、旋转类、升空类、吐珠类、线香类、应有尽有,什么金马腾飞、吐放珍珠、梅花盛开、垂柳满枝、满树挂金、全家欢乐等等不一而足,真是乐坏了那些少年儿童。

转眼就是新年了,等天一亮,大家就要相互上门送祝福,给老人小孩送红包,走亲访友拉家常,当然也免不了吃吃喝喝,吃完东家吃西家,一天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欢声笑语弥漫了整个山村。

初二中午要送祖宗归位,所以家家户户还要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亲戚朋友要欢聚一堂,就连远嫁他方的女孩也要赶回来陪父母吃个团圆饭。

到此为止,小山村过年最热闹的时光就算过去了。所谓人勤春来早,大年初三、初四人们就已相继下地干活,而我们这些在外打拼的人也要回单位值班,所以,也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久别重逢的故土,踏上了旅途。

我想,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村人,对年的感触都是一样的,大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是一样的;大家对全家团圆、亲友相聚的期盼都是一样的;大家对求富裕、保安康的愿望都是一样的,所以中国年才过得那么隆重,才传承了这么久,中国年才这样叫人牵肠挂肚。家是温暖的港湾,家是人间的天堂,只有回到了家乡才能听到熟悉的声音、才能尝到本味的美食、才能闻到乡土的气息,在这里,你可以撒娇、可以痛哭、可以偷偷睡个懒觉而没人说你。不管身在何地,年的韵味都是浓烈的、芬芳的,都是精彩的,主要你还有牵挂,不管是千里万里,不管是山村或是城市,你都应当回到你所牵挂的人身边去过年。

(巴马公司 班华席)

附件: